文案详情
导航

专题片《江西名文化》第五集解说词

文化专题片 536 126

第五集 名村篇

 

〔青山隐隐,古村座座〕

这是中国90多万个村庄中的美丽江西村落,人们栖居在大地上的生命原乡。

与世界各地繁星似的村落相比,它以其古色古香的独有韵味,不同于牛仔特色的美国西部乡村,不同以“拉网小调”闻名的日本北海道渔村,不同于以向日葵般金色阳光著称的法国名村阿尔。它与国内著名的华西、南街等村各具风采。这里有古老历史留下的荣耀与忧伤,有使人萦回于怀的寄托与梦想,有叙说往事的门楼花窗、塔寺牌坊,也有拷问岁月的远山斜阳。

〔叠印婺源古村〕

山青水绿,钟灵毓秀,宁静悠远,旷绝古今。

这就是当今人们趋之若鹜的婺源农村。

婺源,是人们传说的“美女之源”,是理学大师朱熹和中华铁路之父詹天佑的故里,是中国最美的乡村之一。

当全球性污染日益严重,生态环境日益告急的时候,婺源却令人产生恍若隔世的惊艳之感,让人们在这里懈逅一派山川风物,古村乡情,流风遗韵。它为世界贡献了一片纯静的绿色水土。

隶属古徽州的婺源,地处偏僻山区,自古以来少有兵革之灾,致使这一带古民居和纯朴民风得以完整保存。

建筑是历史的凝固,它向我们透视过去,昭示未来,解放以前,那些在外发迹了的商人和官员,不断地将他们积聚的能量释放在这山清水秀的乡村,一座座气派的祠堂、一幢幢繁复的宅第、一处处精致的亭阁,便出现于古木幽篁之间。

〔江湾镇汪口村俞氏祠堂——五凤门楼〕

汪口村俞氏祠堂的“五凤门楼”,只有在宫廷建筑中才出现而民间宗祠绝属罕见的吉祥物,为什么出现在一个古村落里呢?原来,清乾隆年间村里出了个叫俞应伦的文人,做过太子的老师,为此,皇帝特下诏将俞氏宗祠修建成“五凤门楼”,使其倍极荣耀。

〔李坑著名商宅铜绿坊〕

这是婺源的又一个村,叫李坑村。在李坑村,铜绿坊可谓独树一帜。据说它的主人是全村首富。在这座大宅里有村中惟一的一间书房。就是这间书房,使得在富贾的铜臭中透出一点点书香的气息。可是房屋中堂挂着的几幅字,虽笔法工整却很平庸,与大门两侧木墙上游人留下的潇洒狂草字体形成了鲜明对比。“儒商”是一种理想的商人模式。当今生意人,有的也只是百般设法把自己造就成儒商。是的,我们的市场经济和社会发展,确实需要而且迫切呼唤着高素质儒商的不断涌现。

草药草药〔理坑村天官上卿府〕

这是理坑村明末吏部尚书余懋衡接待贵宾的地方。朝北大门的门坊上浅刻着楷书“天官上卿”四字,显示出主人身在官场踌躇满志的不凡身份。它没有商人宅第的随意想像,而是讲究正统规范,这样一来,便使不少商人在其“天官上卿”的门坎面前,总是提不起劲来。

瞧着这些古色古香的建筑,使人心有所悟:正是这种“古色古香”造成了婺源文化。朱熹这样的人物绝对是在古色古香中诞生的,这是文明史的一个普遍经验。古村民居不仅仅是一些失效的过期建筑物,而是孕育思想的见证。一个地方要诞生朱熹这样的人物,恐怕得要漫长的时光,只有等到那“古色古香”的氛围出现,并积淀出一种历史中沉甸甸的东西,才会慢慢散发出文化的沉香。

〔乐安流坑村全景〕

这就是当今闻名遐迩,使专家学者、普通百姓留连忘返的乐安县的湟湟大族,千年古村——流坑。

鳞次栉比的明清古屋,是历史的活化石。在流坑古村的这些活化石里,隐藏着一种大智无声的伤痛。

明末著名旅行家徐霞客风餐露宿地来到这里,惊叹其为“万家之市”。当今的考古学家慕名前来,评价其为“千古一村”。

具有一千多年历史的流坑村,初建于南唐五代,全村以董姓为主,尊西汉儒学家董仲舒为始祖,认唐代宰相董晋为先祖,是明代理学家董燧的家乡。在流坑历史上可谓人才辈出。宋朝300年间,董氏一族共出26名进士;宋、元、明三朝,流坑人中进士者多达33人,文、武状元各一人,官职上至宰相、下至知县的流坑人氏多达200余人。

村里有朱熹题匾的屹立八百余年不倒的“状元楼”;有族人引以为骄傲的一门五进士的“五桂坊”;有为祀奉流坑开基祖董合而建的“大宗祠”;有数以百计的明清屋宇,琳琅满目的匾额、照壁、牌坊。这些无不记载着这个家庭的显赫与衰亡。

村中有一块若大的场地,这是大宗祠的废墟。五根被大火焚烧后所剩的巨型石柱,兀立其中,一动不动,像五个直指苍天负着永久伤痛的手指,在发出无声而又震耳欲聋天问的一瞬,突然被时间定格下来,留给世人观看。这里的一切被流窜至此的北洋军阀孙传芳残部一把大火化为了空白。

面对这深邃、巨大而又古老的建筑群落,面对夕阳下袅娜升起的缕缕炊烟,蓦然间,便有如同梦幻的伤感和不知身在何处的惶惑。这是古代的村庄,可这也是现实中的村落。它的终结,昭示着家族式的村落早已不适应社会的发展。在新的历史时期,古老的村庄只有安上新体制的车轮,才能创新发展,与时俱进。

古老的流坑,一座生命的迷宫,一脚踏进去,会踩痛一个古老家族最隐秘也最敏感的神经。这里的每一条石板、每一声虫鸣、每一块瓦片、每一根梁柱、每一丝青苔,仿佛都来自历史的远年,却又真切的透出现代文明的气息。

〔龙南县杨村镇的燕翼围屋、关西围屋〕

这就是被世人称之为“土围子”的赣南客家围屋村落。赣南山区有70多座充满古老中原文化气韵和客家风情的围屋,最出名的是龙南县的杨村燕翼围、关西新围、桃江龙江围和大余县左拔曹氏土围等。它们与北京的四合院、陕北的窑洞、广西的“栏杆式”、云南的“一颗印”合称为中国传统五大民居古建筑。客家人修建围屋的原始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防范外来的危险,祈求安定的生活。多少年来,他们就是在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演绎着世代聚族而居的生活故事。

然而,外面的世界呼唤着围屋的主人,精彩的生活等待着客家人去拥抱。

而今,走出“土围子”,走出封闭的空间,走进开放的天地,走进崭新的生活,是新一代客家人的追求。这种追求已经变成为一种时代的潮流。

围屋渐渐成为凝固的历史,成为现代人向昨天回望的一道独特的文化风景。

〔“文忠公祠”〕

井冈山下的钓源村,是北宋大文学家欧阳修后裔、宗裔聚居之地。千载悠悠,钓源人在功名学海、宦途仕进方面,也曾有过志得意满的历史。

〔渼陂古村宏大的建筑群〕

同在井冈山下渼陂,也是一座千年古村。村巷的青石路面,已被岁月的脚板磨得闪光发亮,墙角暗生的青苔最熟悉来去的行人,只听声音就知道是谁。1930年,红军在毛泽东、朱德的带领下来到渼陂,在这些赣氏民居里召开了中国共产党历史上重要的“二七会议”。给古老的建筑注入了红色的内涵。

当时,毛泽东住在渼陂的一个书院里,夜晚常和一位老秀才讲古论今,谈诗数典,下棋品茶,白天则在战场上指点江山叱咤风云。

正是由于渼陂的浓郁文化风情和红色背景,吸引了众多电影导演的目光,《闪闪的红星》、《井冈山》等名片中的许多镜头都是在这里拍摄的。

千年的古屋,红色的记忆,提示着井冈山下的钓源人和渼陂人,将这一切当成是向前发展的动力。今天从这些村里走出的文化、艺术、军事等各方面的人才已遍布大江南北,与历史上的庐陵才俊作出了有力呼应。

〔白鹭村美丽建筑〕

相传南宋绍兴六年,一位钟姓村民来到距家40里的地方放鸭,晚上梦见白鹭纷飞,第二天发现他的每只鸭子一天下两个蛋,欣喜之余,便决定在这块风水宝地安家,并将此地叫作白鹭村。现在白鹭村虽没有白鹭的美丽姿影,但这丝毫无损于白鹭村民们的火热追求。

〔白鹭村“打醮”场景〕这热闹的“打醮”场面所迸发出来的劲头和活力,充满了对美好生活的冲动和向往。“打醮”的象征是:大发。大发展的步伐,而今已成为一座座古村落里不可逆转的潮流。

〔安义罗田村古街老屋悬挂的红灯笼〕

沉沉古屋,挂起了招商的灯笼,是悠远的古村向现代化的世界发出了加入文明竞赛的美丽信号,一个加速发展的江西,从这些古老村落里也能看到快速旋转的时代车轮.


免责声明:以上整理自互联网,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我们重在分享,尊重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在24小时内删除)

  • 资讯
  • 最新问题
已经到底啦!
预约配音服务 关闭
预约成功后,我们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请保持电话通畅
预约成功
您已预约成功,我们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 请保持电话通畅
配音客服微信二维码

关注【客服微信】

抢先听最新案例,新客礼包等你拿!

提交
复制成功 微信号:18996381623 添加微信好友, 详细了解! 打开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