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详情
导航

专题片《唐诗的故事》第4集解说词文案

人物专题片 338 65



第4讲 李白参军之谜




我们今天要讲的题目是,《李白参军之谜》。这个名字听上去,好像非常新鲜和刺激。但是我们要清楚一点,李白参军,肯定不是去当一等兵、二等兵。也不是去当中尉,或者上尉。他是在军队里边,在军队的幕府里边,做文职的幕僚。但是不管怎么讲,就他的行为本身,他是参军了。那我们就要弄明白一件事情,就是李白他离开长安之后,他怎么就去参军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原因?促使他最后,参加了军队。为什么他要参加军队?参军,因为它只是一个什么呢?一个结果。一个动作。但是,参军的原因,对我们来说其实是更重要的。要讲好李白参军,就得回顾一下,李白从天宝三载,一直到天宝十五载,这十几年的中间,他基本上人生的历程和思想,是怎么发展的。

【画外音】公元744年,即天宝三年。李白怀着失意的痛苦离开了长安。他浪漫的政治理想,遭到了致命的打击。此时的李白只好选择了漫游。就在他的这次漫游中,李白结识了两位重要的朋友。这也成为了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

康震:天宝三载,当时的李白已经44岁了。他离开长安之后,往东走。他去的第一个地方是洛阳。他在洛阳受到了当地的官员的热烈的欢迎。因为李白当时名气已经非常大。天下人都知道他是大诗人。大文学家。又是刚从皇帝身边,不管怎么出来的吧。不管是让皇上赶出来的,还是给请走的。总而言之,他从皇帝身边出来的。这么一位翰林。所以他名气很大。他名气大,他出来是心情很坏。所以他在诗里边说,“儿戏不足道,五噫出西京。”就是叹着气离开了长安。长安是西京。洛阳是东都。他到了洛阳之后,对李白来讲,洛阳并不意味着对他更重要的意义。但是对研究文学的人来讲,特别是研究古代文学的人来讲,意义非同寻常。因为什么呢?他在这儿和杜甫相遇。


我们说这太好了,正好两个伟大的文学家相会了。当时并不能这么看。李白当时44岁,而当时杜甫也就是才三十二三岁。文学青年。名气不大。但李白当时不但诗文的名气非常大,而且在政治上有一点资本了。所以两人的位置,并不是完全平衡的。所以,应该说杜甫见到李白了。就比较合适。杜甫也是非常仰慕李白。事实上是,后来李白和杜甫分手之后,杜甫写了十二首之多的诗,来回忆李白。李白是个天马行空的人。他写得就少一点。但是这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就说什么呢?当时李白的出现,杜甫见到他,对他影响很大。

当时还有一个人物,也是著名的唐代的诗人叫高适。李白后来跟高适,还有一段过往。他们三个人,就一同漫游梁宋。梁宋是一个总称。这梁宋是一个宽泛的地理概念。大体上相当于我们现在哪儿呢?就是河南的开封、商丘这一带。三个人诗文互相都比较欣赏。所以三个人就漫游梁宋。这个时期李白写了很有名的一首诗,叫《梁园吟》。那么在这首诗里边,他说了一些自己的思想。他怎么写的呢?这个诗比较长,我先大概地节选地给他们念一下,然后给大家讲一下意思。

他说“沉吟此事泪满衣,黄金买醉未能归。连呼五白行六博,分曹赌酒酣驰晖。歌且谣,意方远,东山高卧时起来,欲济苍生未应晚。”总的意思是说什么呢?就是及时行乐。他有点什么意思?就是把这个给看透了。为什么呢?他刚受了打击。这打击还挺大,从很高的地方呼地一下就摔下来了。所以别人都很热情地招待他。杜甫看见他之后,觉得很仰慕他,当地的官员都很崇拜他。但是他自己心里头,很不痛快。所以他有点及时行乐。他说什么呢?“沉吟此事泪满衣,黄金买醉未能归。”这有点像“呼儿将出唤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就有点那个意思。又是赌博,又是赌酒。可是最后最后,又露了底了。说了一句什么话呢?说“歌且谣,意方远,东山高卧时起来,欲济苍生未应晚。”说我唱归唱,乐归乐,我要像东晋的宰相谢安一样,你看着我在东山隐居,可是只要我想要为天下苍生谋,那我还能够马上出来。他其实就是那种永远不能忘情的人。他老用这种表面上的东西来遮盖自己非常悲伤的心理。但是骨子里头,他为什么痛苦啊?他如果真的那么想的话,及时行乐的话,我们今天也不会在这儿讲李白了。他就是骨子里头,还是非常深挚地,非常深情地想要为这个国家做点事情。这就是大诗人,跟小诗人的不同。大诗人遇到多大的困难,多大的挫折,他心里头那点理想不会灭。但是有一些小的诗人,可能就随波逐流了。所以只有大作家这一类的人,才能留下大作品。

【画外音】在政治上遭受打击的李白,看似在漫游期间有所解脱。但是,他的内心还是非常痛苦。随后不久的一件事,就反映了李白内心的矛盾。在离开梁宋后,李白成了一个名士其实的道士。这是他个人生活中的一件大事。那么,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康震:这块跟高适、杜甫漫游完了之后,李白他有个目标。去哪儿了呢?去齐州。齐州解决现在山东济南一带。干吗去了?就是考学位去了。什么学位?齐州有一个北海的高天师。这高天师是一个什么呢?道教方面很有名的领袖。李白就跟着他,让他给李白授予一个道箓。道箓是什么呢?就是相当于给你这个道箓之后,你就成为有文凭的,有凭证的正式的道士。实际上李白,离开长安之后,到洛阳,然后漫游梁宋,最后来到山东的济南附近,接受高天师授予他的道箓,这是他离开长安之后,第一个很确定的,具体的目标,就是奔这个来的。事实上,我们也知道,李白的道教信仰,一直是比较深。但是这个时候为什么他非要选择离开长安之后,马上就到齐州来,受这个道箓呢?我们说实际上当时的李白,一方面是要通过裘马清狂的漫游的生活来麻痹自己。另外一方面也是要寻找一个精神上的支点,来为自己刚刚在政治上遭到的失败,寻求一个支点。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只不过做法不一样。那么作为李白来讲,他的个性比较奔放,他的视野比较开阔,那么他自己在当时的唐代社会里边,他的信仰方面比较开阔所以他能够给自己很快找到一个精神上的支点。没有精神支点的话,根本受不了。所以他就跑到这儿来接受这个道箓。

那么我们就说,李白的思想在这个时候,其实是比较复杂的。比较多元的。我们要是稍微注意一下,就会看到,像李白这样的诗人,他真正进入到政治领域里边以后,比方说他在长安,帮着皇上,从事政治事务的时候,他的思想比较单一。他就是集中在政治这一条线上,当他离开政治的平台以后,他的思想马上变得比较复杂。多元的思想因素,全部都涌现出来了。这一时期就是说,他既有道教的思想,又有儒家的思想。又有什么呢?还有一丁点佛教的思想,还有些侠士的思想。还有些纵横家的思想。那么当他的位置,不确定了以后,他的多样化的精神存在方式,突然变得封建起来。所以他有一首诗,我们大家都非常熟悉的。《梦游天姥吟留别》。这个在中学就学习过。后来很多同学在大学里边可能也学习过这首诗。这首诗就是他当时在山东的时候,他想要漫游吴越。想要漫游吴越之前,写了一首在梦中,实际上是在想像当中,游览吴越这样的情景。这首诗,实际上是一首寄梦的诗。但是它把李白的思想,暴露无遗。这首诗大家都很熟悉。他说“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怒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

这全说的是游仙。他说他梦游天姥,实际上做一个游仙。他整个是一个游仙的思想在里边很重。通过游仙,在仙境里边,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但是很奇怪,他说什么呢?他说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突然他说了一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你在写神仙的时候事情,跟天上的事情,你为什么又跟权贵缠到一起,你要真是那么放达的话,你就在云彩里待着。在梦里边不要醒来。他不。他突然非常愤怒地,止不住地说了一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说来说去,突然又想起这个事来。这实际上说明什么呢?像李白这样的人,他